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不曰曰的博客

以有限生命无限逼近历史“真相”

 
 
 

日志

 
 
关于我

博主曰:博文均系原创,如有使用,当获博主允许。邮箱:hubuyueyue123456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堪忧堪忧,台湾年轻一代被洗脑  

2009-06-14 09:46:05|  分类: 胡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敖说,台湾是大陆的睾丸。真的好像,从形式到内容。现在,这颗著名的丸,越来越让我们隐隐作痛,严重之时,“自宫”之想也都有了。

痛且不快中,爱国愤青说,打吧,打吧,我们现在就打。他们还把台湾人呼曰“湾湾”或“WW”,说,WW,我们已经等了很久,我们不能再等了,我们可以把你们打回“石器时代”N次,信不信由你。

自由主义者(当然,他们很多时候也是民族主义者)则说,不宜打,不宜打,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是抱了一个很不错的想法,台湾不能回到大陆怀抱,不就是因为制度及意识形态不同吗?直到有一天,我们变了,变得和他们一样,他们也就乖乖回来了。

我承认自己也曾是这样的一个自由主义者,也曾对爱国愤青深不以为然。后来,我有机会出来一趟,接触到许多台湾人,才发现一切或许并非那么回事。这颗著名的丸,终于让善良的人们不知所措。

我是去南韩的一所大学的中文系任教一年。这个国家与台湾有很好的关系,两条小龙一直打得火热。我们国家与南韩90年代初建交之前,南韩人学中文,都是去台湾。当然,近些年差不多都去了大陆,主要原因可能是便宜,各方面都便宜。虽然学中文都去了大陆,但南韩汉学界与台湾之间的学术往来依然密切,台湾学者会经常被邀请来任教或参加学术会议,两地学生之间也有频繁的交流留学计划。正是在我所任教的这所大学,我见到了一些来自台湾的学者和学生。

在这所大学举办的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我见到了台湾一所大学中文系的几位教授。会议的主题是“儒家思想与21世纪东亚文明”,这是一个大而空且老的话题,大家都知道不会议出什么名堂。地球上的所谓“学术会议”,基本上是一个德行,无非是借开会交交友,喝喝酒,吹吹牛,拍拍马,或游游山,玩玩水。会议果然没有议出什么名堂,台湾学者的发言印证了我事先的印象,他们果然是对儒家含情脉脉,褒奖有加,摩拳擦掌地要为儒家思想在21世纪在全球化中找到多么多么要命的角色。我当然不是彻底的反传统主义者,但还是忍不住问他们,台湾今天的民主化难道也归功于儒家么?他们无言。我虽然不能认同他们的观点,却有了很大的感动,感动于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深深的认同。正是这种文化认同,使得我同他们的关系,在他们看来,不同于一个韩国人同他们的关系。果然,在会下的交谈中,他们都旗帜鲜明地反对“台独”,斥之为“政客的把戏”。对于岛上近年的所谓“去中国化”潮流,他们亦是深感忧虑。一位女学者在会上宣读了《从儒家思想省思台湾当代文化之困境》的论文,她分析说,一般所谓“去中国化”论述,将政权中国等同于传统文化之中国,因为反对中共政权进而全面反传统文化中国,有意无意要将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弃绝于台湾历史文化及未来发展之外,刻意片面强调台湾文化之本土性,从寻求族群性、民族性以认同本土,形成所谓的“族群民族主义”。让她忧心忡忡的是,“去中国化”不但不能如其所愿地建立台湾文化的主体性,反而丧失文化的主体性、延续性与发展性,致使文化依附流行走向,产生八卦文化,造成民众价值混淆及理想性的丧失。我还记得,就在会前几分钟的闲谈中,我与一位台湾学者交流“台独”看法,我曾表示,无论如何不能赞同“台独”,并说,一个台湾人不认同大陆的政党及其意识形态,我能理解,但你不能否认大陆和台湾原本就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东西,而不是两个东西。这位学者完全同意我的看法。猛一抬头,发现一位女士冲我会心一笑。会心一笑者就是后来会上发表关于“去中国化”意见的女学者,听了她的高论,才明白她为何会心一笑。

会议最后的晚餐,也像所有的学术会议一样,弄得很热烈,又一次弄得自己很感动。酒正酣间,台湾那所大学的领队,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学者,突然举着杯走了过来,边走边说,来,大陆来的同胞,敬你一杯!我应该先去敬这位老者的,想不到他却先敬了我这个年轻的大陆人。心头一热,一饮而尽。老者告诉我,刚去北京大学客座一年。国内的学者,他简直如数家珍,听起来一个个都像是铁老哥们。晚餐散了,我送台湾几位学者上车,不知怎么回事,又聊到了“台独”这个老话题,他们再次痛心表示,“台独”会葬送所有台湾人的幸福。不过,他们也反对大陆叫嚷武力攻台,认为这样只能有利于“台独”政客的煽动。其中一位还笑着说,向儒家学习嘛,以德服人。

从与台湾学者的交流中,我还了解到,岛上反对“台独”的主要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年纪越轻越认同“台独”。“年轻一代都被洗脑了”,他们很无奈地对我说。

刚好这所大学的中文系有十来位来自台湾的交换留学生,我就去找他们聊天。这些学生我早已熟悉,但一直没有与他们聊这敏感的“台湾问题”。印象中这帮学生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是在时尚与八卦文化中泡大的一代。他们来自一所台湾私立大学的韩文系,中文修养之差,出乎我的意料。我向他们聊我所了解的台湾,直听得他们瞪大了眼睛惊呼:老师你好了解台湾耶!轮到我问他们对大陆的了解,我也同样瞪大了眼睛:对于大陆,他们几乎一无所知。有一位男生,很快与韩国学生打成一片,来这所学校不久就理了个标准的韩式时髦头,头发一根一根看似乱糟糟地竖立着,还染了标新立异的色。穿一条永远不洗的牛仔裤,自然那上面一定得有大大小小几个洞。这家伙似乎总是与韩国学生泡吧,我有几次同韩国学生一起去酒吧,都碰到了他。有一次他也加入进来泡,泡完后打保龄,保龄之后卡拉OK。他唱起韩语歌很拿手,唱了一个又一个,狠狠地露了一手。几个小女生,好像穿着打扮尚未哈韩化,却远没有韩国小女生淑女,大声说话,很吵的样子。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她们并不为系办的管理人员(韩国叫助教)所喜欢。据她们向我控诉,那女助教见她们去了,总是立马拉下脸来,问什么事也是爱理不理的。她们很生气,要我有机会教训教训她。她们同韩国学生一起上课,老师点她们回答问题,她们回答不出,那老师就用当地的韩国方言骂她们“笨蛋”。不只一次,她们又要我为她们报仇,我问怎么报,她们说,好简单好简单耶,老师上课也骂韩国学生“笨蛋”,就这样子。我当然不能“就这样子”骂韩国学生,但为了显示我们“血浓于水”,就说没问题没问题。

很熟了以后,我就问他们“台湾问题”。他们一脸真诚地对我说,台湾是一个国家,并且还质问我,你们为什么总要打我们?我也真诚地说了我的看法,并苦口婆心地讲道理,他们却怎么也听不进去。他们还告我,从小爸爸妈妈就是这么教的,在学校老师也是这么教的。我一时无语。我似乎还未死心,又问,想不想去大陆?他们说,真的好想耶!去过的人都说好漂亮,发展好快。等有钱了,去旅游,一定好开心好开心。

再后来,我的一个韩国学生告诉我,一次上课时,韩国老师不知是讲到了什么,无意中说到台湾和大陆是一个国家,底下一个台湾小女生立即站起来说,老师说错了,我们台湾是另外一个国家,我们是台湾人。当然,她是用不太流利的韩国话说的。

这批台湾学生与我同时抵达韩国,他们也是停留一年。后来的一大堆日子,我与他们相处得仍然很好,只是我认为他们是中国人,他们认为自己是“台湾人”。我不知道他们有多大的代表性,但还是忍不住地想,若干年过去了,这个岛上的老一辈死了,大陆无论变成一个什么样子,和平统一恐怕都是好难好难耶!

 

(本文作于2002年6月。老文章了。)

  评论这张
 
阅读(92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