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不曰曰的博客

以有限生命无限逼近历史“真相”

 
 
 

日志

 
 
关于我

博主曰:博文均系原创,如有使用,当获博主允许。邮箱:hubuyueyue12345678@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周恩来和乳猪宴  

2009-06-18 08:55:02|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白修德讲的故事。白修德,美人也,洋名曰西奥多·H·怀特(Tneodore·H·White),白修德是他的中文名。白氏晚年写有回忆录性质的历史著作,名曰《寻找历史》,美国哈泼—罗出版公司1978年出品。这个故事就出自《寻找历史》。

白修德是犹太人裔,其父从俄国流亡到美国波士顿,他的穷愁的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后来,他获得奖学金,进入哈佛大学读书。此间,他开始学习汉语,并跟随费正清研究中国历史。1938年,白修德从哈佛毕业,已经差不多是一个“中国通”了。

这个青涩的“中国通”,渴望到战火中的中国历练一通,这样白修德就来到了中国,随后,也就有了与周恩来的交往,有了那个小规模荡气回肠的乳猪宴。

那个时候,在中国的“中国通”美人,不是名记,就是外交或情报官员。而且,他们差不多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比较同情地理解中共革命。彼时,中国正在上演“双城记”,延安和重庆,各有自己的拿手好戏,前台在演,后台也在演,直看得我们的“中国通”一愣一愣的。“中国通”其实很不通中国,尤其不通富于中国特色的权谋文化,故而他们看红色延安,越看越敬重,看“雾重庆”则越看越反胃。

皱了眉反了胃的白修德,在重庆遇上了周恩来。那时,周率了一个中共代表团,正“战斗在敌人的心脏”,曾家岩五十号的“周公馆”,实是白色重庆的一小块“解放区”。周看上去比较忙,实则统战工作很不好开展,许多时候显得相当孤立。白修德敏锐地感受到了周的孤立,他说:“周恩来当时有的是时间,因为重庆中共代表团的六七个人与外界很少往来,颇为孤独。”

白修德已经是《时代》周刊特派中国的名记了,他急需从中共这里抖出一些猛料,而周也热盼洋记来访。你有情,我有意,这事就成了。见了周恩来,白记者真有过电的感觉,他这样写道:“他真有使人入迷的能力,我不得不承认,他完全赢得了我的爱戴。”终其一生,白氏都认定周“是个热情满怀、人性洋溢、彬彬有礼的人”。

随后的日子,双方果然打得火热,感情在升温,友谊在递进,白记者越来越喜欢周恩来,连带地也就越来越喜欢中共革命。一年之后,也就是1941年的某个时候,周恩来见火候差不多了,决计在他们的友谊之火上再添几许干劈材。有一天,周率了他的代表团,往重庆最高级的冠生园跑,白修德也往冠生园跑,跑到一瞧,饭局是肯定的,可没想到的是,客人只有他一个。

唯一的西方客人,几个人,关起门,小规模。白记当然晓得,宴会的规模,一般说来,跟宾主之间感情的深度成反比。现在,问题很严重了,周似乎是含情脉脉地对白记说,今天为了你,只为你。

更严重的还在后头。宴会开始了,侍者上来一盘主菜,白记定睛一看,是一只猪,一只烤得金黄色的脆皮乳猪。尽管白修德背离他的犹太家庭很远了,已经有好几个月私下里吃的不是教门食物,但是,当一只烤乳猪赤裸裸且众目睽睽下呈现在面前时,他究竟有些不自在。毕竟,毕竟公然吃猪肉,不免亵渎过甚。

“请,请,”主人周恩来举着筷子指着乳猪说,邀请客人先下筷。开始的时候,白记者还是坚持教规,放下筷子,说,他是犹太人,犹太人不许吃猪肉。乳猪宴上很安静,代表团里的几位,失望而又尴尬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白修德是客人,他们失礼了。

周恩来不动声色,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他又举起筷子,指着乳猪说,“请,请,”一边又微笑着向白修德解释道:“修德,这里是中国。你再瞧一瞧。在你看来这是猪。但是在中国,这不是猪,这是鸭子。”白记禁不住大笑失声。周也笑了,全乳猪宴上的人都笑了。

既然是鸭子,白记者也就不再扭捏作态,他马上下筷,夹破了金黄的脆皮,吃了一大口烤乳猪。那肉皮薄肉嫩,入口滑润,果然不是鸭子,却胜似鸭子。自此以往,白修德就一直吃猪肉,只是难以再次吃上那么美妙的烤乳猪了。

讲述了乳猪宴的故事,白修德得出一个结论:“周恩来就是那种人——他能够使你相信猪是鸭子,因为你愿意相信他”。不过,那只是青年时期,到写作《寻找历史》的晚年,白修德早已修炼得炉火纯青,他反省说:“我因同我所报导的人物交情太深,常常受到牵制,因此现在对于大人物的友谊颇具戒心,就仿佛戒酒的人怕再尝一口一样。”至于周恩来,白氏认为,“共产主义运动在本世纪出现的人物中没有比他更为杰出和无情的了”。

不知这个半吊子“中国通”,在周恩来的乳猪宴上,是否回忆起“指鹿为马”的中国故事。周的乳猪宴,看起来是一个玩笑,但它的精神气质,与赵高同志的搞法还是蛮有一比的。白记者有所不知,周一生里,摆过不少乳猪宴呢。在周的带领下,大家边嚼着烤乳猪边高声叫唤:爽,鸭子真爽。

  评论这张
 
阅读(25141)|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